许雷落马

许雷落马

时间:2020-01-10 15: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他从云南建工起步,曾任云南中建工程公司经理、云南晨光房地产公司董事长,2003年7月开始担任建工集团副总经理,2005年5月开始担任云南开投公司副总经理兼云南城投公司董事长。2009年7月,云南城投公司更名为云南城投集团,并从云投集团旗下子公司升格为省国资委直接监管的省属国企, 许雷担任集团首任董事长、党委书记。

2014年7月,许雷的党委书记职务被西双版纳州原州委常委、秘书长、统战部部长杨涛取代。他退居党委副书记,但继续担任董事长。

2014年11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称,云南省纪委快审快结3起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的违纪案件,其中给予没有严格履行破格提拔推荐考察程序的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党委副书记许雷党内警告处分。

直到2016年12月,许雷再次担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常言道,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一向把露八颗牙标准微笑挂在脸上的许雷,聪明绝顶的许雷,这一次花光了所有的运气。城投集团近日举办的多场重要活动中,许雷均没有露面。

从十亿到千亿

2005年,云南城投公司以10余名员工、11亿元注册资本起步。

升级为省属国企当年(2009年),云南城投集团营收同比翻番,近25亿元,归母净利润约0.9亿元,而少数股东损益近2.5亿元。当年末,城投集团总资产超23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3%。

经过多年快速发展,城投集团已经不再只是昆明本土的房地产开发商,俨然已成为一家全国大型投资企业。近年影响较大的并购,有银泰集团多个项目、成都会展等等。 截至2018年末,云南城投集团资产总额已近2957亿元,规模位居省属国企第四位;资产负债率约76.6%,仅次于云天化集团居省属国企第二位。

目前,城投集团业务主要分布在城市开发(土地一级开发、房地产开发)、建筑安装、公共事业(水务、教育、医疗和其他城市性服务项目)、物流贸易、旅游服务等行业。其目前拥有全资及控股二级子公司40余家,控股A股上市公司——云南城投,为闻泰科技第二大股东;控股H股上市公司——云南水务,为莱蒙国际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控股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参股诚泰保险、曲靖市商业银行等金融企业。

大步向前的同时,云南城投集团似乎有些忘了初心。作为一家省属企业,云南城投集团并没有给资本匮乏的云南注入更多资源,反而源源不断在省外扩张。城市开发业务板块,其已布局全国16城,并拓展至香港、悉尼等海外市场。以云南水务为主要运营主体的城镇环境业务板块,已辐射全国20个省份及周边国家。大休闲业务板块,不断向广东、湖南、河北、浙江等旅游市场拓展。战略新兴产业板块,投资了上海超硅、闻泰科技、TCL通信等省外高科技企业。 唯一为云南作出的贡献,可能是其计划引入芯片企业,计划在昆明打造一个千亿级收入规模的“云硅小镇”。

5月12日,再回到家乡时,许雷表示将全力推动环球中心项目落地生根,把项目打造成为岳阳的新名片、城市新地标,为岳阳城市品质升级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

大多数时候,人设和情怀都是用来崩塌的。许雷恐怕再也无法拿着云南的资源为湖南老家做贡献了。

后排左五为许雷

许雷在为谁打工?

城投集团发展如此迅速,许雷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但城投集团的财务报表,也是云南所有省属国企中最特殊的。

2016年,其营收迈上200亿元台阶,归母净利润接近6亿元,为成立以来的最佳业绩。而此后的2017年、2018年,其营收和净利润虽在不断增长,但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不断减少、少数股东损益大幅提高。

去年前三季度,云南城投集团营收同比增长近四成,但归母净利润亏损22亿元。其在第四季度大幅扭亏,最终实现全年盈利,主要原因是处置下属公司股权。

云南省产权交易所数据显示,去年云南城投集团及下属公司成功转让11个股权项目。其中,7项在四季度成交,金额合计超56亿元,使得其第四季度的投资收益较前三季度增加约25.6亿元。

长期以来,云南城投集团每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主营业务效益欠佳, 但通过不断的并购资产又抛售资产,每次都巧妙地躲过了全年亏损的局面。 这种财务手段,云南省只有城投集团玩得最溜。

比这种买卖资产更有意思的,是其利润的构成。去年,城投集团净利润再创新高,达到26亿元,不过归母净利润只有区区1.4亿元。 其为大股东创造利润的能力实在不敢恭维,净资产收益率(归母净利润/归母净利润)仅为0.49%,而从少数股东角度来看,净资产收益率高达6.16%。

也就是说,云南城投集团数万人辛辛苦苦地工作,并不是在帮国家、帮国有资本赚钱,而是在为其控股子公司的中小股东们服务。

云南城投集团近10年经营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