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四大名医传人 高漫鸿中医教授教授根治鼻炎

京城四大名医传人 高漫鸿中医教授教授根治鼻炎

时间:2020-01-10 15: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京城四大名医传人-高漫鸿中医教授教授根治鼻炎,调理糖尿病深受患者好评!

更多资讯请点击上方头像进入主页获取预约电话

百年老字号天水百草堂继承人,毕业于兰州中医学院,陕西中医院大学教授,主任医师,祖上于民国时期毕业与”京城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创办的”华北国医学院“即今天的北京中医药大学。现为施门医术第五代传人。高氏在祖父、父亲和师傅言传身教下系统学习了施老“十纲辩证”的要旨,“解清”药味配伍和“对药”精华的临症使用,对师门各位前辈艺术经验不断学习,在四十年的教学中熟读国医大师经典著作,吸收各家之精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治疗和用药方式!

擅长治疗脑梗、鼻炎、哮喘、糖尿病、痛风、颈椎腰椎等老年病,月经病、黄褐斑、失眠、更年期综合症等妇科病。小儿厌食,小儿脾胃不合、小儿咳喘、小儿肺炎、多动症,秽语综合症,假慢性近视等儿科疾病。高氏秉承祖师“穷人两行热泪,不让富人一握之金”的宗旨,竭诚为广大患者服务,深受广大患者好评。目前坐诊古方堂国医馆。

尤其在颈椎病、鼻炎、脾胃病、糖尿病、儿科疾病方面高漫鸿教授积累多年临床经验,疗效确切,口碑极高。

目前坐诊陕西古方堂国医馆

(高漫鸿教授治疗糖尿病,高漫鸿教授治疗高血压,西安治疗糖尿病好的中医,西安哪里治疗糖尿病好,中医治疗糖尿病,糖尿病如何治疗好,如何根治鼻炎,高漫鸿教授治疗鼻炎,西安治疗鼻炎好的中医大夫,鼻炎治疗好的大夫,西安那个中医治疗鼻炎好,哪里治疗鼻炎好,哪里治疗糖尿病好,治疗糖尿病好的老中医,治疗鼻炎好的老中医,怎么根治鼻炎,鼻炎怎么质量好?如果你有这些问题免费预约免费咨询。)

高漫鸿教授治疗糖尿病,高漫鸿教授治疗高血压,西安治疗糖尿病好的中医,西安哪里治疗糖尿病好,中医治疗糖尿病,糖尿病如何治疗好,如何根治鼻炎,高漫鸿教授治疗鼻炎,西安治疗鼻炎好的中医大夫,鼻炎治疗好的大夫,西安那个中医治疗鼻炎好,哪里治疗鼻炎好,哪里治疗糖尿病好,治疗糖尿病好的老中医,治疗鼻炎好的老中医。

病人对高漫鸿教授评价:

高漫鸿六十有三,长脸,浓眉,凸起的颧骨是不随世庸的风骨,挺直的鼻梁透着善良的正气。

他爷爷施今墨京城四大中医,曾经创办北京医学院,父亲甘肃一代名中医,创建《天水百草堂》。他从小在中医熏陶下成长着,童年能分辨出各类中草药,懂事后便知道它们用途,大学毕业后承接先辈医德医术,悬壶济世,银针准穴位,草药配伍方,驱病魔,除痛苦,传承推广中医文化。坐诊西安咸阳两市大药房,求诊者称他妙手回春的坐堂医。

(高漫鸿教授治疗糖尿病,高漫鸿教授治疗高血压,西安治疗糖尿病好的中医,西安哪里治疗糖尿病好,中医治疗糖尿病,糖尿病如何治疗好,如何根治鼻炎,高漫鸿教授治疗鼻炎,西安治疗鼻炎好的中医大夫,鼻炎治疗好的大夫,西安那个中医治疗鼻炎好,哪里治疗鼻炎好,哪里治疗糖尿病好,治疗糖尿病好的老中医,治疗鼻炎好的老中医,如果你有这些问题免费预约免费咨询。)

坐堂医起源于汉朝,史上第一位坐堂医是张仲景。后世行医者纷纷效仿大师张仲景,就把中药店称之为“堂”,如北京的同仁堂、成都的华安堂、贵州的同济堂等,把坐诊的医生称为"坐堂医“。前堂开了药方,病人拿药方在后堂抓药,既看病又方便,沿袭着数以千年的传统模式,都是德高望重,医术精湛的名医坐堂。

随着朝代更迭 ,如今医药大堂在不是以前既治病又方便买药者的大药房,而是在窗明几净的医药超市里,药柜摆着几行,药名繁多,应有尽有,药架前却冷冷清清,买药人寥寥无几,忽然有人咳嗽,你才看到一隅不显眼的地方,摆一把椅子,一张桌子,桌面上放着听诊器、号脉枕、医药书,坐着戴老花眼的老头,或喝茶,或低头翻书,半晌不来求诊人。

如今的坐堂医难,医生也难坐堂。老板把店的利益和坐堂医的利益捆绑一起,坐堂医给求诊者开的处方都是本店的药,把处方直接交给收银台结账,不经病人手,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只有掏钱买药。有医德的却没有医术特长的坐堂医,明知道开大处方,重复开药不对,还得听老板的话,否则无堂可坐。

坐堂医免费给患者看病,患者买本店的药没有错。错在有些老板心黑,低价进次药,高价卖出。求诊者吃药不治病或药效不明显,他再不愿意进你大药房了。

大药房成了医药超市,在不是以前的大药堂,而是近几年新兴起做卖买见暴利的商场,难怪城里大街小巷到处是医药超市。这是医疗改革失败出现的弊病,也是庸医坐堂坐成了冷板橙的通病。

高漫鸿以祖传的医德和秘术坐堂为医。他坐堂前,不看你底薪给的高低,要看药房的资质证及各种证书的健全与合格,再了解老板的人品,一切掌握好了,然后再跟老板提岀他坐诊的条件:药进大厂,卖岀的药价合理,处方权归看病者,扎针免费。一句话:重在讲信誉,要买药人相信他坐诊的大药房。只有这样,才能搞活药店,又能显示他的医术。

坐堂医能成就药店生意,药店也能毁掉一个坐堂医的医术。求诊者要的医术好,服药驱病,药价合理。药店、坐堂医、患者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药店信誉好,坐堂医医术高,求诊买药者就多,店的生意就兴旺。否则,药房再大,门头装璜再好,失信于民,生意惨淡经营。

酒香不怕巷子深,坐堂医医术高不怕药店背。

高漫鸿不管在西安同仁大药房,还是在咸阳广德仁大药房坐诊,患者都接踵而来,你出我进,围聚着他依次排队,轮流号脉,他手不停地给求诊人把脉象,问病因,开处方,身边还有几个木连椅坐满了半脱上衣亮着背,撸着衣裤的赤膊和裸腿,也有偏着头伸着脖子的,他给他们一个个细心地扎针,过会儿又行针候气,患者感恩的心享受不掏钱的针疚驱病,又拿着处方,抓药店由自己选择。

高大夫也知道同行针疚按时间收费,而他同情患者,求他扎针皆为下层人,医院高昂的医疗费,他们岂能住得起?

他没忘家父的教诲病人为上,重利丧医德,不跟世风,免费针疚。祖传下的家训、医德几辈人了,他依然继承。

针疚是高漫鸿的擅长,他每在一家药店坐诊,很快打开了无人求诊的局面。医术假不了,患者活广告,相互传说高大夫的针术,他的名在社会上广传,平民来了,官员来了,大学教授及社会名流也来了,陕南陕北及外省求诊的人远道而来了。

针疚技术是他传家宝;号脉,确诊,处方又是他祖传的秘术。

我曾经每天深夜2点钟到5点钟,腹部疼痛困扰了十几年。在此间,求诊过专家,问过名医,大小专科医院进了多回,他们对病因各有说法,用药不同,就是治不了疼痛,每年体检又查不出病源,内科大夫,说不清一二三,或说植物性神经紊乱,或说肠胃有息肉,简直似鸡啄食乱鹐。

疼痛,白天不疼,夜晚严重。病情拿不倒人,还不影响生活及工作,人往往轻视不当病治。今年春季,我下决心治病,一日在三甲医院掏了八十元,挂了个肠胃专家门诊号。我给专家述说了病情,他问我那个部位疼,满腹疼,就是指不出具体位置,他说你没有病,一句话使我脑火,我说你专家怎么诊断不了病?医患怼持一时,专家神情温和了又说你找中医看。他的话提醒我,立即拨通高漫鸿手机,他手机里说你来吧,用西医治不了。

我去了,他给我号着脉说,这不是病是症,肝胃不和,放射性的疼,说不上个部位,简单好治,不到一百元治好你老兄的病。

我遵医,及时按他药方吃药。总共花八十多元治好了疼痛,免做肠胃镜的难受与痛苦,也没有把自己辛苦挣下的钱给医院做"贡献”,仅用挂专家门诊号的费,治愈了隐患十几年的病。

今年国庆假期,我在楼下和王清老师闲聊时,得知他妻感冒了扁桃体就发炎。每次发病,住院一个礼拜,平均一天五百多元。今天病又复发,决定明天住院。我对他说起高大夫,他说我动员妻子咱们一走去他哪儿试治疗。

高大夫给她号罢脉说,不要紧一付药治好。我和他用处方到中药店抓药,配药者是个六旬开外的老员工,他看着处方说败火消毒的,一付药就能治病?我不信,他否定的目光看着我俩,把头摇的像拨浪鼓。

次日上午他对我说,昨晚上七点多钟,把药熬好了,让妻子喝她说啥也不喝,还说黑水水能治病,他再三劝说,她说看你熬药的份上,我喝它几口,剩下大半碗不喝了。十点过后,她突然说能咽唾液了,好像药起了作用,她把剩下半碗一口气喝完了。清晨起来,她说不用去医院了,基本上好了。

还有,我的熟人及朋友患头疼的,腰疼,失眠的等顽疾病经高大夫中医治疗基本全愈。

文章写到这儿,难免阅者怀疑我对高漫鸿有夸大之言,有虚假广告的嫌疑,其实不然。九十年代咸阳成了"神”城一一神袋、神脉、神药、神针、神刀,那时我把灵魂卖给他们了,笔下任意拔高五”神“,后来他们成真神的少,猫鬼神多,从此不贸然写这类文。

我和高鸿漫零距离经常接触,见过他细心地通过望、闻、问、切手段为病人治病,听到患者对他的评赞都来自他们内心的声音,又使我亲身的感受,慎言谨行把真实的事例压缩又压缩写拙文《坐堂医》。

文尾补一笔:我还知道2017年他被国家卫生部点名要世家中医有特长的并临床经验丰富的医术高超的人参加高级培训班,作为“种子“撒到全国各地,带动医疗事业,他被选进了针疚班,全面提升针疚医术,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继续传承中医文化。

写于咸职院已亥仲冬十一月

目前坐诊陕西古方堂国医馆 免费预约免费咨询。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